????第1095章 你没吃

????庄臣看向药盒,里面躺着一颗平平无奇的药丸,这粒东西,真能解掉体内的剧毒?

????“你吃了?”庄臣没忘他。

????“当然。”庄云骁随意应道:“赶紧吧,这玩意会挥发,我来的路上耽搁不少时间。不过吃完你别立刻搞司雪梨,至少需要七至十天才能完全解毒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一个搞字……

????庄臣眉心跳了跳。

????庄云骁双手插在口袋里,为了使他的谎言看起来更完美,他将吊儿郎当的气质散发得淋漓尽致:“大家都是男人,别害羞。”

????为了这毒,先是狠心推开司雪梨,现在就算重新在一起,但也只局限在抱抱摸摸,一定很难受吧。

????庄臣不想回应这件事,哪怕,庄云骁说的是真的,确实,忍得挺难受。

????尤其是现在重新在一起,只能抱着她,什么也不能做,更难受。

????庄臣把药盒打开,将里面的药丸拿出来,正准备放入口中,突然,他敏锐发现药丸上有浅浅的齿印。

????就像是,刚准备咬,但是又拿出来?

????庄臣不动声色打量一眼跟前的庄云骁,他正在看架子上的摆设,问:“这药什么味道?”

????“鬼知道。”庄云骁不耐烦,什么鬼问题,但觉得这样的回答容易令庄臣起疑,他又生硬补了一句:“老子吃药直接干吞,尝不出味。”

????“你没吃。”庄臣将药丸放进药盒里,肯定道。

????“靠!”庄云骁低低啐骂一句,接着转头:“你有病吧,我说吃就吃了,你赶紧给老子吃!”

????“你没吃。”庄臣还是坚定自已的猜测:“不然你不会多此一举跟我解释,你是心虚。”

????他和庄云骁交手多次,不说多了解,但起码清楚他的为人。

????庄云骁妥妥就是叛逆期的少年,宁愿忍受全世界的误会也不愿意解释。

????可刚才,庄云骁解释了。

????庄云骁已经大步走到办公桌前,他站着,庄臣坐着,居高临下看着他:“你他妈别废话,这药丸会挥发是真的,到时候剩余的药性就压不住体内的毒性了!”

????“我们可以想办法保留,再让陆福尽快解开配方。”庄臣道。

????总之,他不可能自已吃的。

????“想办法保留?得想多久?一天,一周?怕你还没想出办法,药效就挥发没了!”

????庄云骁将药丸拿起:

????“这个毒,比我们想像中厉害得多,研究这么久还是没有进展,你确定要去拼这微茫的机会?”

????庄臣沉默。

????这倒也是。

????突然,庄臣搁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分神去看一眼,是雪梨来电。

????庄云骁就趁这一刻,一手捏着庄臣的嘴,另一只手则迅速将药丸扔进他嘴里!

????他以前没少给人扔毒,这一招早就练得炉火纯青,直接扔进喉咙深处,吐都吐不出来。

????“咳咳!”庄臣没想到他竟然来阴的!

????等反应过来,药丸已经顺着食道落下去了!

????“你!”庄臣没想到,庄云骁竟然会把珍贵的解毒机会留给他!

????就算这毒不会死人,但是,毒发时所受的折磨,足够让人痛不欲生,怀疑人生!

????庄云骁见庄臣总算吃了,安心:“知道你们今天领证,就当作是新婚礼物。不过,不是送给你的,是送给司雪梨的。”

????说完,转身,准备离开。

????反正他已经大功告成,功德圆满。

????走了几步,庄云骁回头:“记住,是七到十天后才会解毒,别急着搞。”

????说完,继续朝前走。

????庄臣无视他故意恶俗的话语,站起:“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帮雪梨,你到底……”

????是什么想法?

????这一刻庄臣深深体会到,庄云骁对雪梨的爱,其实根本不比他的浅。

????庄云骁这次没有回头,他站在门口,道:“庄臣,那你就想想,凯里为什么要杀我。”

????说完,迈步出去,消失在办公室内。

????庄臣闻言,震撼。

????难道……

????他很清楚凯里为什么要杀雪梨,因为出于嫉妒,自已无所出,就不允许别的女人生下费鸿信的子女,所以一定要赶尽杀绝。

????可原来,凯里追杀庄云骁的理由也是一样的……

????那雪梨和庄云骁……

????……

????晚上。

????司雪梨早早下班回公寓,她先是打扫卫生,还买了一盆花回来摆在窗台上,然后系上围裙下厨。

????她决定了,在庄臣身体好起来之前,她都要住在这里,陪着他。

????听到开门声,司雪梨拿着锅铲走出去,看见庄臣回来了,她脸上扬起笑意:“真准时,快洗手吧,能吃了。”

????“嗯。”庄臣看着雪梨脸上扬起的笑容,心底却为今天庄云骁的付出而感到沉闷,同时,也为两人的关系……

????其实雪梨多一个亲人挺好的,世上就多了一个人爱护她,保护她。

????可这样的话,就代表她要知道司栋梁不是她的爸爸,她那么喜欢,那么依赖司栋梁……

????如果知道这个消息,一定会备受打击吧。

????庄臣进洗手间洗手。

????算了,先静观其变,就连解药的事,庄臣也打算先不说,等七至十天后身体真的好了再说,不然省得她空欢喜一场。

????庄臣洗完手后,将多余的纷乱的思绪扔出去,反正在家,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陪她。

????庄臣走出去,雪梨正在厨房里做最后的收尾功夫,他进入厨房,从身后抱着她:“做得这么辛苦,出去吃不好?”

????“不要。”司雪梨把最后一点汤汁盛起来淋在鱼上:“这是我们新婚第一顿啊,我肯定要好好尽尽做太太的职责。”

????庄臣手掌贴着她的肚子:“这已经是天大的职责,你不需要再做什么。”

????“哎呀,”司雪梨无奈:“我又不是头胎,我都有经验了,很轻松,你别老小题大做。”

????总感觉在庄臣看来,怀孕跟要她命似的,最好整天躺着什么也不要做。

????虽然是有辛苦的时候,但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,也注定孩子会和她较亲。

????看,小宝就算平日粘庄臣,但一生病或者害怕,第一反应就是找她,大宝就更不用说。

????这种天性,是赏赐,是奖励她辛苦怀孕的礼物。

????“……”庄臣反思,是吗,真的是他小题大做?

????可他看情感帖子,很多孕妇都在埋怨怀孕各种辛苦不顺心,他害怕雪梨也会,才想她轻松一点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??[回目录]??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最新入库:宝宝太腹黑爹地伤不起? 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宗师? 陆霆琛? 盛少,情深不晚? 一胎双宝:总裁爹地太会宠? 上门神豪何金银? 何金银? 极品透视医圣? 叶皓轩?